主页 > 公司新闻 > 行业新闻 >

中国互联网烧钱大战简史:烧了10年,烧出了什么?

时间:2020-05-22 作者:徐霄鹏 来源:松松资讯 浏览次数:
       不久前瑞幸爆雷,市值蒸发逾9成。作为史上最快IPO,资本的力量让瑞幸迅速成为一颗明星,又瞬间跌落尘埃,甚至引发中概股危机。然而纵观中国互联网波澜壮阔的烧钱历程,瑞幸烧掉的几十亿,不过是沧海一粟。
       惊人的资本在一次次烧钱大战中烟消云散,青烟散去,社会留下了些什么?本文将盘点中国互联网10年来的8次烧钱大战,以及它们带来的深远影响。10年来中国互联网风起云涌,电商、外卖、O2O、网约车、共享经济、新零售……,一代又一代互联网新产业新物种层出不穷,波澜壮阔的烧钱大战此起彼伏,影响深远。

1、2011千团大战
       2010年的中国,互联网蓬勃发展,线上线下依然泾渭分明。山雨欲来,Groupon神话在美国骤然兴起,O2O巨大商机悄然降临。
       随后一年里,拉手、美团、窝窝、满座等五千多家网站携海量资金杀入团购舞台,春风得意的Groupon(高朋)也入华参战,一时间“高朋满座”、群雄逐鹿,千团大战狼烟骤起。
       2011年,战事白热化,团购网站都疯狂地烧着钱,补贴、广告、地推、商家签约争夺战,战况惨烈,百亿融资烟消云散。对O2O充满新鲜感的消费者在资本盛宴中,渐渐接受了这个后来长盛不衰的商业模式。
       2011年中资本寒冬骤然降临,曲终人散,逾9成疯狂的“斗士”力竭身死。稳扎稳打的美团在寒冬降临前的最后关头拿到阿里的压哨投资,笑到了最后。血色黎明中,屹立的美团从此雄霸团购江湖。
       战后,到店O2O大局已定,到家O2O还蓄势待发,并将在4年后再次掀起血腥的烧钱风暴。

2、2012电商烧钱大战
       2012年,已在3C数码坐稳位置的刘强东蓦然在个人微博点燃战火,吹响了染指大家电市场的号角。此时的大家电领域,传统线下卖场尚处于绝对优势,巨无霸国美、苏宁看似根本不可撼动。

       三年零毛利!如此魄力惊人的檄文,让国美、苏宁感到了浓烈的杀气。它们随即奋起应战,易迅、当当也先后加入战团,价格战大幕拉开,一时间遍地狼烟。
       这场恶战历时数月,结果却皆大欢喜。参战方全部流量销量大涨,电商概念在消费者中大规模普及,渗透率激增。这场烧钱大战烧出了电商新纪元,也敲响了传统家电卖场的丧钟。
       至于战后商务部与发改委价格监督局的电商之战“价格欺诈”的指控和报告,以及东哥到底有没有辞退加了大概远不止一块钱毛利的采销人员,似乎没有引起在划线价前兴奋不已的消费者的关注。

3、2013 OTA烧钱大战
       2011年之前,携程曾是OTA(Online Travel Agent)的绝对王者,独占在线旅游市场半壁江山。创始人梁建章功成身退,游学海外。
       2011年狼烟乍起,酒店、航空直订大批涌现,艺龙、去哪儿纷纷融巨资发力。携程市场份额快速下滑,2012年股价比09年暴跌逾八成。
       危局之下,2013年梁建章结束游学,王者归来,领导携程与艺龙、去哪儿激烈搏杀,大打价格战,行业震动。你死我活的搏斗持续两年有余,各烧钱数十亿。携程甚至因过度烧钱,在2014年股价再次腰斩。
       最终,体力不支的艺龙、去哪儿先后举起白旗,被携程控股。而惨胜的携程也将大量股份出让百度、Priceline,输血续命。
       然而天下并未大定。途牛、同程、驴妈妈、飞猪……,一代又一代挑战者前仆后继,OTA市场始终处在纷飞的战火之中。
       本次疫情对旅游业堪谓空前的浩劫。新的十年,他们的命运将会如何?

4、2014 网约车大战
       2012年滴滴、快的先后成立,网约车模式悄然开启。2014年初在力推微信支付的腾讯支持下,滴滴启动打车红包,日送400万,开启全民狂欢。背靠阿里的快的迅速跟进,网约车补贴大战就此拉开帷幕。
       战事迅速进入高潮,双方补贴力度惊人,打车比坐公交还便宜,甚至完全免费。天上掉着馅饼,全民尽享饕鬄盛宴,大妈大爷去隔壁菜场买菜都是打车来回。司机更是赚得盆满钵满,甚至刷单不止,吞噬着补贴红利。在全民打车频次激增的交响曲中,传统出租车的增长曲线就此掉头向下。
undefined
(滴滴快的的全民盛宴)

       4个月双方烧钱20亿,未分胜负。面对持续恶战的压力,在资本的推动下,滴滴和快的终于在2015年初握手言和,宣布合并。
       然而,战争并未画上句号。2014年底,世界舞台春风得意的巨型独角兽Uber挟全球资本杀入中国,以巨量补贴推出人民优步。面对诱人的中国市场,创始人卡兰尼克甚至宣布正在认真考虑加入中国国籍。
       杀红眼的滴滴反身与Uber展开又一轮恶战。2015年,滴滴在中国市场损失100亿人民币,Uber损失10亿美金。2016年大战终局,滴滴收编人民优步,卡兰尼克带着滴血的心灵放弃了中国梦。
       这两战,彻底改变了出行市场行业格局和人民出行姿势。江湖随后进入滴滴时代,网约车价格不断飙升,廉价打车时代渐行渐远。
       滴滴身后,神州、易道等偶尔以“安全问题”、“充返100%”等套路进行着小规模袭扰,美团也曾试图染指网约车,但滴滴始终牢牢控场,大格局至今未变。

5、2015外卖/O2O大战
       2011年千团大战奠定了到店O2O的格局,而到家O2O的核心部分 - 外卖,烧钱之战更为惨烈持久。2015年是外卖四巨头烧钱大战的最高潮,2016年起补贴渐渐取消,随两强力竭退场,外卖舞台进入了长期的双雄争霸时代。
       创立于2009年的饿了么,和早期的订餐平台美餐网、开吃吧等,一边一轮轮融资烧钱培育市场、一边单单补贴展开竞争,补贴金额往往高达订单金额的30%~50%。此时外卖市场较小,点外卖习惯尚未普及,企业的年融资和烧钱规模约在百万美金级别。
       终于,剩者为王,2013年饿了么获千万美金级融资,开始领跑。好景不长,2013年底阿里淘点点和千团大战枭雄美团先后入局外卖领域,百度也随即加入战团。四大巨头争霸,外卖战争开始白热化。没有千万美金级别的烧钱能力,此时已经没有资格参战。
       2014年的群雄逐鹿,饿了么勉强保住了优势地位,年终微弱领先美团3个点,淘点点和百度外卖被渐渐拉开差距。外卖市场在巨头混战中开始出现井喷。此时参战各方的融资烧钱规模,已达数亿美金级别。
       高潮出现在2015年。饿了么的重要投资方和流量来源大众点评被美团整编,结束双线作战的美团随即全力搏杀外卖市场,四巨头贴身肉搏。
战况之惨烈,让当年融资超过10亿美金的饿了么和融资超过20亿美金的美团都不堪支撑。2015年底,筋疲力尽的双方渐渐减小补贴。而被越甩越远的淘点点(已更名为口碑外卖)和百度外卖渐渐放弃抵抗,一年多后先后并入饿了么。到了年末,美团已基本追平饿了么,中小外卖平台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      2015年的激战让外卖市场年同比增长超过三倍,外卖场景全线拓宽,从高校到白领,从早餐到宵夜,从餐饮到生鲜日百,基本全面覆盖。
       外卖骑手体系也随之迅速发展壮大。外卖骑手加电商配送小哥,一个吸纳海量劳动力的巨无霸行业就此冉冉升起。
       再往后,就是背靠阿里的饿了么和美团外卖的双雄争霸,美团依靠雄厚的平台实力渐渐反超。外卖基础设施日渐成熟,补贴基本结束,渐渐成为盈利业务,只有商家在“提成真高”的叹息声中缅怀昔日时光。
       除了外卖,O2O在烧钱大战中也迅速延伸到更多生活服务领域,比如洗车、洗衣、家政、保健、教育、汽车后市场……,这些细分领域烧钱规模也十分惊人。

       O2O大战,深彻地变革了人民生活方式。

6、2017共享单车大战
       2015年ofo率先提出无桩共享单车概念,在北京校园封闭环境开始测试。而摩拜则创造性地将其运用于城市开放环境并不断创新,同年崛起于上海。
       随共享单车的大量投放,健康方便的它迅速成为亮眼的街景,与高铁、网购、扫码支付并称中国“新四大发明”。
       2016年,多个领域的烧钱大战随领军企业的纷纷合并而渐趋平静。饥饿的资本开始苦苦寻找新的烧钱项目。共享单车这一绿色产业迅速成为宠儿。海量资本急速涌入,一时间红黄蓝绿充斥街头巷尾,“彩虹大战”狼烟骤起。
       2017年共享单车大战如火如荼,40多家车企逐鹿中原,每家平均烧钱4200万。摩拜和ofo身后更是巨头云集,各融资超百亿人民币,全国投放单车超2000万辆。
       免费骑行、充值返现、1元包月、骑行红包……,高峰时期摩拜日发红包4000万,补贴之巨尤胜昔日网约车大战。下半年局势渐趋明朗,各色单车纷纷败阵退场,“彩虹”渐渐不再缤纷。
       2018大战终局,尸横遍野。这场战争没有赢家,摩拜卖身美团,ofo名存实亡,无数残破的单车,在寒风中凭吊着昔日炽热的战局。

(共享单车“坟场”)

       2019再度席卷街头的美团青桔哈啰,已悄悄改变了共享单车的商业逻辑,化身为巨头争夺流量与支付的利器。

7、2018新零售烧钱大战
       近年来,线上零售渗透率增速放缓,流量红利殆尽,线下零售遭遇寒流,关店潮骤起。在此背景下,2017年马云提出“新零售”,随后阿里快速布局社区生鲜、无人零售等线上线下融合的全新商业形态,全面数字化人、货、场,新零售烧钱的大幕就此拉开。
       2018年零售新物种风起云涌,跨界超市、餐饮、生鲜、便利店、无人店、无人货架以及各色各样的体验经济雨后春笋般涌出,引无数资本竞折腰。
       这一次,大战不再聚焦于某个垂直领域或具体的模式,也远远超越了标准意义上的零售。战火烧遍各行各业,各色企业纷纷尝试搭上新零售的春风。
       新零售的主要代表,是以盒马、超级物种、7 Fresh为代表的仓店一体跨界超市;以阿里零售通、京东新通路和苏宁小店为代表的新型便利店;和遍地开花的无人零售店、无人货架。
       2019年新零售泡沫逐渐消退。大浪过后,才知道谁在裸泳。盲目跟风或面向伪需求的物种随之纷纷消亡。无人零售烧钱百亿后几乎全军覆没,无人货架烧钱数十亿后大多搁浅,体验经济新物种面临困境。
       当下,新零售跨界超市还在群雄逐鹿。领跑的盒马、7 Fresh持续开店,苏鲜生渐渐发力,而超级物种、鲜食演义增速急剧放缓,小象生鲜、地球港则完全停止扩张。这个领域基本没有实现盈利,都在持续烧钱,考验耐力。
       新零售烧钱大战,和过去的历次烧钱抢占市场的大战有着本质的不同,大家更多是在进行探索,在黑科技和大数据的支持下,找到更适合全新消费者、全新消费观、全新消费场景的全新零售模式。
       在2020年疫情寒风中,我看到小区门口的桌上每天堆满盒马外卖,消费方式已经渐渐深入人心。新零售在付出探索代价的同时,不断走向成熟与深化。

8、2019下沉市场“百亿补贴”大战
       拼多多近年来迅速席卷下沉市场和大城市中低端消费群体,迅猛发展,狂飙突进,2019年月活超越京东并不断拉开距离。
       电商多年来看似牢不可破的两强鼎立格局被奇迹般地颠覆!
       面对拼多多持续升级的威胁,特别是近年来高线级城市增长乏力、下沉市场逐渐成为主要新客来源,阿里京东积极参战。电商烧钱大战硝烟再起。
       阿里巴巴重拳出击。淘宝特价版作为急先锋率先单挑拼多多。随后,巨无霸聚划算战略做出重大调整,聚焦低线级城市和农村市场,瞄准下沉市场。2019年4月,重量级业务天天特卖、淘抢购先后并入聚划算,三大千亿体量的特卖频道三剑合璧,“倚天剑”寒光闪烁,剑指拼多多。
       京东也放出大招,制定以站内大秒杀和站外京喜为基础的双轮驱动战略,强攻女性市场和下沉市场。京东拼购变身社交电商平台“京喜”,携手腾讯占据微信“购物”入口,攫取海量流量。并通过强悍的京东物流体系,发起“千县万镇24小时达”计划,目标2020年完成,开始了急速下沉。

作者:徐霄鹏  来源:松松资讯,如有侵权 请联系删除